18188896195
4001898908
星火太阳能和你一起了解更多太阳能资讯

中国光伏照进欧洲能源困局

返回列表 来源: 发布日期: 2022.08.20 浏览次数:

伊比利亚半岛的居民,今年会希望太阳多挥洒一些光芒。

地处半岛的西班牙是欧洲光照资源最好的国家之一,在电力严重短缺的时期,光伏成为重要的救济途径。

俄乌冲突的阴影之下,欧洲国家纷纷如西班牙一样,希望光伏能够填补能源缺口。近期多位光伏企业高层向媒体透露,欧洲地区的光伏需求激增,国内企业正在加快向这一市场补货。

阴影下的光伏

在西班牙,能源问题已经令物价指数节节攀升,当地政府希望借助光伏创造更多的电力。

“从去年欧盟停止‘北溪2号’起,欧盟的电价快速升高”,协鑫集成执行总裁张坤接受相关媒体专访时表示,部分欧洲国家例如西班牙在部分时段的电价甚至达到去年同期的数倍。

能源短缺及其带来的电力价格上涨,大大抬升了西班牙消费者面临的物价水平,挤瘪了他们钱包的购买力缩水。今年的6月份,西班牙等九个欧元区国家的通货膨胀率超过了10%。西班牙的家庭开始考虑节约日常开支了。

西班牙和欧元区面临的能源短缺,直接触发因素是俄乌冲突,以及欧盟对俄罗斯石油天然气的禁运。这些禁令旨在减少欧盟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但由此带来的能源缺口却无从填补。此前被环保主义者抛弃的煤炭也再度受到重视。

“在俄乌冲突引发的天然气供应不足的背景下,欧洲各国政府开始恢复火力发电,大力采购煤炭,以火电作为补充能源为今年冬天做准备。”张坤表示。

西班牙政府希望通过增加其他能源供给,清洁能源中的光伏是其中之一。在欧盟内部,西班牙的总体经济规模不小,仅仅位列德国、法国、意大利之后。它也拥有欧洲最好的光照资源,传统上是光伏发展的大国,该国的地面电站基本摆脱了补贴。

西班牙批准的国家气候和能源计划(NECP)显示,该国2030年光伏累计总装机目标为39.2GW。对于2022年,西班牙准备将其装机规模从前一年的4GW提升至8GW,直接翻倍。

德国当下对光伏的渴望,比西班牙有过之而无不及。

德国是全球第四大经济体,欧洲经济的火车头,但对外部能源的依赖很高。在俄乌冲突之前,德国便制定了强力的减排计划,它将实现100%可再生能源的年份定为2045年,将2030年的减排目标提高至了65%(较1990年)。

2011年日本发生福岛核泄漏之后,德国国内弃核争议不断。核电一度占德国电力供应的四分之一,但德国前总理默克在任期间最终决定在2022年关闭最后的三座核电站。

这就不难理解,德国每年的新增光伏装机量和累计光伏装机量远远超过欧洲其他国家。2021年至2022年,德国不断刷新其装机目标,2030年的总装机容量最终由100GW提高到了215GW。

光大证券的研究报告认为,如果说俄乌冲突之前,德国的光伏政策以“去补贴”和“市场化”为主要趋势,冲突之后德国反其道而行之,财政扩张和加大补贴的非市场化措施成为加速光伏装机的手段。

“在光伏行业,德国应用体量还是巨大的,并且在未来有非常大的需求潜力。它也形成了大量的历史安装量,进一步讲,它有很大的体量和很高的电价来承载储能的应用和需求。”爱士惟的董事长兼CEO张勇对相关媒体记者表示。

欧盟的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同样高度依赖俄罗斯天然气,对于光伏的需求也在增长。以累计装机量来看,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是欧洲三大光伏市场。

改变现有的能源结构,是欧洲当下的共识。

5月18日,在欧盟委员会正式发布REPower EU计划,欧盟一方面寻求天然气石油来源的多元化,一方面致力于能源结构的转型。

“欧盟更新了光伏装机目标,这个目标比去年的规划更宏大。”正泰国际策略部总监蔡建华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表示:“2025年的累计装机容量将会达到320GW,到2030年达到600GW。”

欧洲对于光伏的需求,少部分由其当地的制造商来提供,大部分缺口则需要中国企业来填补。

欧洲补仓

“我们现在在集中向欧洲补货、补仓,基本上补进去的仓快速就清掉了,就是这样的速度。”张勇对相关媒体记者表示。

爱士惟生产和销售光伏逆变器,这种设备能将光伏组件产生的直流电转变为交流电,以方便光伏发电上网。张勇切身的感受是逆变器产品海外的订单在激增,而且供不应求。他从欧洲的朋友得到的反馈是,部分地区户用光伏的安装商预约已满,“今年已经排不上了”。

在俄乌冲突之前,欧洲地区的光伏装机量已经上升。欧洲是全球环保议题的大力倡导者,其光伏产业的核心推动力量是全球双碳议程。

欧洲光伏产业协会(SolarPower Europe)报告显示,2021年欧盟估计有25.9GW的新光伏装机容量并网,同比增长34%,打破十年内21.4GW的最高记录。据中国海关出口数据, 2021年欧洲市场从中国光伏企业进口40.9GW光伏组件,较2020年的26.7GW同比增长54%。

俄乌冲突之后,发展新能源不再只是环保的议题,更成为欧洲经济安全的核心议题。由此,欧洲对中国光伏产品的需求进一步提升。

海关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欧洲市场从中国光伏企业进口16.7GW光伏组件,比去年同期的6.8GW增长145%,是增长最多的海外市场。今年的前五个月,中国出口欧洲地区的组件为34GW,同比增长了129%。单是5月份,中国光伏组件的欧洲出口量就达到了9GW,环比增长15%。

隆基绿能是中国光伏组件企业中,出口欧洲最多的企业。欧洲也是它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市场,“2022年第一季度实现组件出货量6.44GW,其中前三大出货市场分别为中国、欧洲和印度,占比分别为32%、27%和18%。”在近期的一次投资者沟通会上,隆基绿能的高管透露:“2021年公司组件产品在欧洲市场的占有率约为28%。2022年公司将积极把握欧洲市场需求增长带来的订单机会,进一步加大在欧洲的出货量。”

张坤告诉记者,目前欧洲逆变器、组件等各光伏产品都呈现供不应求的局面,受高电价影响,现货价格会较期货价格高出3%至5%。

竞争者们

在欧洲地区,能与中国光伏企业竞争的企业并不算多。

德国企业瓦克化学披露的一季报显示,在今年的前三个月,该公司销售额和利润都创下了新高。在第一季度,瓦克化学的销售额达到了20.8亿欧元,同比提高了53%。瓦克的多晶硅部门增幅超过公司整体增幅,当期实现销售额5.25亿欧元,同比增长76%。“产品价格提高是促成这一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其中太阳能电池用多晶硅价格上涨尤其显著,半导体用多晶硅的价格也有上升。”瓦克化学的财报提到。

瓦克化学是全球多晶硅产量前十的企业,也是欧洲目前屈指可数的头部多晶硅企业。不过,按多晶硅产量计算,瓦克化学已经被中国企业超越。

光伏逆变器领域的情形类似。在IHS Markit对全球逆变器企业2021年出货量的统计中,德国SMA落后于中国的阳光电源、华为、锦浪科技以及古瑞瓦特,西班牙两家企业跻身前十。

“如果单纯从制造成本,欧洲企业和国内企业之间应该没什么太大差异,比如高耗能的硅料企业瓦克,它的用电成本比中国的企业还要低,因为欧洲政府给予了特别电价。”张坤对记者表示。

中国的企业经历过一波又一波的扩产浪潮和产业收缩周期,在这过程中多家企业跑在全球市场前列,但也有很多名动一时的企业就此陨落。与中国大开大阖风格不同,德国企业更趋稳健,“瓦克的核心竞争力还是很强的,但是它们不可能像中国企业这样快速扩产,因为考虑经营的整体稳定性,其他配套的企业也不会像中国企业这么激进。”

在中国光伏崛起的过程中,不少欧洲企业或其中国区业务被国内企业收入囊中。比如西班牙的光伏跟踪支架企业Nclave在2018年被天合光能收购了,2019年SMA的中国公司被其管理层收购后成为独立的公司爱士惟。

对于部分光伏企业来说,欧洲业务毛利率比国内更高一些。以上市的逆变器企业固德威为例,它去年在欧洲的收入占比达到了三成,欧洲毛利率达到47%,而整体的毛利率只有31%。微型逆变器企业禾迈股份的欧洲业务毛利率达到58%,但整体毛利率则是42.8%。

除了欧洲市场,美国也在重新对中国光伏企业打开大门。六月初,美国政府宣布对来自柬埔寨、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四个东南亚国家的光伏电池和组件进口免税24个月。中国企业在这四个国家有不小的光伏投资。

“欧洲也好、美国也好,真正应用光伏的时候大家还是在意成本的,而且会越来越在意。这两年世界各国经济都有波动,不考虑经济成本是不可能的。”张勇认为,对于中国的光伏产品,近几年在海外市场还是有非常大的竞争优势和机会的。来源:第一财经;作者:彭海斌 ▪ 陆如意;原标题:中国光伏照进欧洲能源困局

全国服务热线

全国服务热线全国服务热线

18188896195
  • 地址:东莞市松山湖中小企业园十一栋
  • 电话:18188896195
  • 邮箱:liusq@singfosolar.cn
  • 手机二维码
东莞市星火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备案号:粤ICP备14057282号 /  网站地图 / 百度统计  技术支持: 牛商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