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15150267
4001898908
星火太阳能和你一起了解更多太阳能资讯

养猪企业探索光伏发电,盘活资源还是概念炒作?

返回列表 来源: 发布日期: 2022.08.30 浏览次数:

5.42亿商票逾期尚未解决,“缺钱”的正邦科技又要合作上马400亿光伏能源项目,此举引来深交所关注。

根据正邦科技答复,该项目前期主要由国家电投投资建设,正邦科技将通过租赁屋顶收取租金,不涉及资金流出,目的是加速现金回流,盘活资产。然而以目前公开的招投标案例来看,即便正邦科技将全部屋顶及土地用来光伏发电,其年租金收入可能也不足3亿元,与公司负债规模相比可谓杯水车薪。

目前,牧原股份、新希望、天邦食品等头部上市养猪企业均涉足光伏项目,试图取得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不过从经济效益角度看,有业内人士认为猪场光伏收入相对养殖效益来说不成比例,更多是概念炒作。

正邦科技“只收租不出钱”

正邦科技近期披露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简称“国家电投”)签署合作协议。国家电投将对正邦科技的土地、能源进行统一规划,加快布局光伏、风电、综合智慧能源等产业,力争在三年内,建设生态光伏、风电、分布式及集中式综合智慧能源约1000万千瓦,预计投资总额达到400亿元左右。

双方将推进实施分布式太阳能光伏发电,推动农光互补、建筑光伏一体化等模式。国家电投为正邦科技提供清洁能源电力,采取“自发自用、余电上网”模式。正邦科技则支持国家电投在农业、光伏、风电、综合智慧能源等新技术产业投资与布局,优先筛选生态能源用地、养殖场等屋顶资源,与国家电投签署屋顶租赁协议。

或受相关消息影响,正邦科技6月20日开盘后一字涨停。就在同日,深交所向正邦科技下发关注函,要求其说明与国家电投合作的具体方式,与公司现阶段发展状况及未来规划是否匹配,结合公司经营、流动性状况等说明公司是否存在资金不足等风险。

正邦科技6月22日回复关注函称,其与国家电投的合作目前主要以租赁形式推进,前期主要由国家电投投资建设,正邦科技将通过租赁屋顶的方式收取租金,前期不涉及资金流出,不构成经营资金压力。另据正邦科技6月21日披露的新能源项目进展公告,其子公司东营正邦将免费为国家电投方面提供项目附属设备占地,电能相关收益归属权归国家电投方面所有。这意味着正邦科技更多是扮演“包租婆”角色,而非真正跨界光伏产业。

正邦科技也在回复关注函时提到,2021年下半年以来生猪价格持续低位运行使公司承受了一定的经营业绩压力,现阶段资金面临一定紧张局面。本次与国家电投合作无资金流出,且可通过此项目收到租赁资金,加速现金回流,盘活资产。此外,正邦科技还计划利用光伏发电等清洁能源降低养殖成本,未来进行碳交易,成为公司发展的第二曲线。

2021年亏损188.19亿元的正邦科技,业绩压力与资金压力可见一斑。截至2021年末,正邦科技资产负债率为92.6%,货币资金余额共计51.33亿元,同比减少60.65%,其中受限制的货币资金32.98 亿元,同比增加147.61%。2022年6月8日,正邦科技披露公司及子公司因流动资金紧张出现部分商票逾期未兑付的情形,逾期未兑付余额合计5.42亿元。

多家养猪企业涉足光伏发电

正邦科技并不是唯一想要借助光伏项目收获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养猪企业。

2022年5月30日,“猪老大”牧原股份回应投资者称,公司在猪舍和屠宰厂屋顶建设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优化能源使用结构,提升绿色发展水平”。目前,子公司内乡牧原肉食光伏项目已投入运行。

根据牧原股份2021年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内乡牧原肉食光伏项目年发电量约591万kW·h,相当于每年减少1970吨标煤燃烧。公司2022年分布式光伏发电设施计划装机量50MW,项目建成后年发电量可达5000万kW·h,每年可节省1.67万吨标煤,减排温室气体2.91万吨二氧化碳当量。

新希望也是业内较早布局光伏发电的养猪企业。2021年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显示,新希望沂水分公司引进了太阳能项目,运行一年节省标准煤480吨;北京千喜鹤、辽宁千喜鹤、河北千喜鹤分别增设太阳能光伏发电设施,年发电量总计379万kW·h。

除牧原、新希望外,天邦食品今年4月与国家能源集团江苏电力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天邦食品创始人张邦辉现场表示,光伏发电可以充分利用公司猪场屋面等资源,同时降低用电成本,尤其是公司阜阳临泉工厂系亚洲单体最大的一体化屠宰加工基地,能耗巨大。

温氏股份也在5月31日答复投资者称,公司在推进屋顶光伏发电、农光互补等光伏发电项目,已于前期进行试点,处于探索阶段,现已成立光伏项目工作小组,“目前未参股绿色电力行业”。另一上市养猪企业唐人神6月20日在互动平台表示,子公司龙华农牧部分猪场已在屋顶安装光伏发电设备,并已运行。目前公司正与能源单位初步洽谈,盘活屋顶闲置资源。

据艾格产业投资合伙人刘晓东了解,大型猪场建设光伏项目在过去并不多见,仅有少量试点。从企业角度看,猪场虽有能源消耗,但用电费用占比较小,不是成本大项,而生猪养殖本身是重资产投资,自行建设光伏项目无疑增加了资产投资,没有明显效益,所以养猪企业一般不会主动去做,需要有一定经济刺激,比如出租闲置屋顶收租金,与电力企业共享发电收益等。

6月27日,新京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从牧原股份方面了解到,除内乡牧原外,牧原股份其他子公司也在陆续开展光伏发电项目,主要目的是“节约电力资源”,项目建设方式与其他养猪企业类似。

温氏股份方面同日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公司光伏项目还在探索阶段,没有大规模开展,行业内模式“一般是企业有地,主要是猪场屋顶,然后电力公司投资。”

出租收益与养猪效益“不成比例”

排除节电、碳减排等效益不谈,出租屋顶用于光伏发电能给养猪企业带来多少收益?

中国政府采购网公布的屋顶分布式光伏项目中标公告显示,某项目屋顶租金中标价格为2.8元/平方米/年,另一项目20年土地租金为500元/亩/年。另据国家能源网今年2月消息,国家电投集团浙江新能源有限公司中标的江西省龙南市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建设项目,租金报价为4元/平方米/年。

根据正邦科技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目前正邦科技已在江西、四川、江苏、广东等20多个省份拥有大量生猪养殖、饲料加工等基地,拥有屋顶面积2000多万平方米,土地资源30余万亩。若按4元/平方米/年的屋顶租金、500元/亩/年的土地租金计算,则正邦科技每年靠光伏发电项目可拿到2.3亿元租金。不过与正邦科技121.48亿元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40.11亿元非流动负债(截至2022年一季度)相比,这些租金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其债务压力。

中国生猪预警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认为,近两年养猪企业亏损,没有资金投建光伏项目,因此与电力公司合作是比较常见的模式。由于养猪企业土地不可能100%投入光伏建设,租金收益并没有那么多。另一方面,由于养猪有粪污问题且是免税行业,前几年在一些地区“不受待见”,借助光伏发电则可以与能源战略、碳减排等政策相结合。以400亿元投资规模来看,冯永辉推测正邦科技与国家电投可能会有屋顶租赁外的其他合作。正邦科技也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称,后期将与国家电投逐步探索股权合作等其他模式。

与多数养猪企业只是利用屋顶资源“收租”不同,饲料企业通威股份2015年通过并购永祥股份、通威新能源踏入光伏产业,并将水下养殖与光伏发电相结合推出“渔光一体”项目。截至2021年底建成“渔光一体”光伏电站48座,全年结算电量30.9亿度。不过通威股份早在2020年财报中就曾提醒,光伏发电已全面进入平价时代,公司将围绕成本目标,逐步实现“渔光一体”规模化布局。

“我不认为猪场建光伏是标配。”刘晓东称,相对于经济效益来说,光伏电板是一种运营型发电设施,养猪排泄物的挥发可能会对光伏板产生一定腐蚀作用,增加光伏企业的运营成本。而清洁光伏板产生的废水、废液可能会对猪场环境和运营造成一定影响,“一年能发多少电?租金能有多少?猪场建光伏的收入相对养殖效益来说是不成比例的,我认为更多是噱头和概念炒作。”

全国服务热线

全国服务热线全国服务热线

13215150267
  • 地址:东莞市松山湖中小企业园十一栋
  • 电话:13215150267
  • 邮箱:liusq@singfosolar.cn
  • 手机二维码
东莞市星火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备案号:粤ICP备14057282号 /  网站地图 / 百度统计  技术支持: 牛商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