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市星火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13215150267
4001898908
星火太阳能和你一起了解更多太阳能资讯
光伏产业链博弈:上游“日进斗金” 下游“满腹苦水”
返回列表 来源: 网络 发布日期: 2022.08.01 浏览次数:

钱是赚不完的!一个行业中,如果你的利润过高,大家一哄而上,利润也不会长久。现在光伏硅料一千克300元,可能吃一两年的高利润,但等大家都上了硅料,产能过剩后又变成价格战,最后市场陷入无序竞争,对行业很不利。风电上游制造及投资较为有序,光伏行业要向风电行业学习。”

“风电抢装的时候,风机价格也涨了不少。”

“风机涨价是短暂的,很快就回归理性了,不会一直不停地涨。”

7月20日至21日,在一场以光伏产业链供应为主题的会议上,广州发展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余华堂和现场主持人之间的对话将会议推向了高潮。

他们提及的光伏硅料(即多晶硅)涨价话题,并不算新鲜。但过去两年,光伏行业或许“苦硅料久矣”,下游开发商大吐苦水,似有“揭竿而起”之势。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在“碳中和”目标愿景下,光伏产业一片火热,扩产潮此起彼伏。然而,产业链发展不平衡问题也一直较为凸显。这主要由于各环节扩张带来的产能不匹配,直接导致中游组件厂商减产和下游电站项目开工率下降,徘徊在盈亏边缘线上。

究竟多晶硅价格何时回归理性?这是中下游厂商一直在寻找的答案。如今,光伏行业并不缺乏资本,越来越多新老玩家在高利润面前加速涌向多晶硅洼地。专家预测,2023年多晶硅将开启价格下行通道。

图片

硅料价格疯涨创新高

多晶硅疯狂涨价的走势,令多数业内外人士感到惊愕。2022年7月初,光伏多晶硅价格突破300元/千克大关。粗略估计,当前价格相比2020年6月已经上涨逾400%。

这是真正的“拥硅为王”时代。

多晶硅量价齐升,直接拉动了多晶硅企业的业绩增长,这在2022年上半年尤其明显。

以通威股份和大全能源为例,前者2022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120亿~125亿元,同比增长304.62%~321.48%;后者2022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4亿~96亿元,同比增长335.03%~344.28%。

相比之下,“光伏茅”隆基绿能也逊色不少。同一时期,隆基绿能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3亿~66亿元,同比增长26%~32%。

多晶硅企业的成绩单令人艳羡,戳中了不少光伏行业人士的内心。

“一家吃饱,光伏跌倒。光伏全产业链60%(的利润)都被硅料赚走了。哪有这样的?”一位业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吐槽道。

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也感慨,2000年以来,光伏产业经历了“拥电池为王”“拥硅为王”“拥硅片为王”,到最近又出现“拥硅为王”阶段等。在整个产业链中,某环节出现短缺时都可以称王,但是未出现过“拥组件为王”时代。组件环节面对着成千上万的用户,未来光伏产业的方向还是要构建以“以用户为中心”的生态体系。

供需关系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市场变化。在业内看来,由于多晶硅料环节扩产周期较长,产业链各环节之间发展不平衡,多晶硅环节出现了明显的供不应求情况。

光伏咨询机构PV InfoLink资深分析师赵延慧提供的数据显示,2022年初多晶硅环节产能规模约264GW,预计年底可达442GW;同时,2022年初硅片环节产能规模约367GW,预计年底可达536GW。

隆基绿能董事长钟宝申表示,市场需求旺盛,产业链各环节之间产能不匹配,这在一个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普遍存在。这也体现了市场经济的“魅力”,即短缺环节盈利会多些,随后投资增多,可进一步满足需求,这是一个正常现象。市场经济规则就是“谁付得起钱,谁就拿走东西”。

正泰新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陆川将光伏价格上涨问题置于整个电力市场中思考。他分析,不同于欧洲电价(上涨),国内终端电价当前还采取类似计划的方式进行管控,因此尽管上游光伏原料大幅涨价,终端电价也并没有明显波动。在这种情况下,光伏供应链各环节的扩产节奏一方面受到市场经济驱动影响,另一方面则由于行业技术迭代而引起。

图片

多重压力下的痛

光伏上游“日进斗金”,中下游却难言乐观。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的名誉理事长王勃华表示,上游光伏多晶硅价格上涨带来了中游部分组件企业停产、减产,同时集中式电站装机需求受到抑制。

进入2022年7月,光伏组件厂大面积停产、减产消息便在业内外不胫而走。彼时,垂直一体化企业隆基绿能、晶澳科技方面向记者否定了上述说法,不过也有二线专业化企业向记者证实了减产的消息。

赵延慧表示,上半年,组件环节在出货量高目标和利润平衡中挣扎,垂直整合厂家能勉强覆盖成本,中小厂家已经面临不堪负荷的窘境。而且,预计今年第三季度在原料成本高昂的情势下,将再度凸显垂直一体化厂家的供应链和成本控制优势,以及头部组件海外渠道经营的优势。

钟宝申认为,组件收益覆盖不了应该承担责任的成本,其实这是一个行业内很严重的生态问题。如果没有其他支撑,那倒闭是必然的。

除了组件企业承压,在组件价格回归2元/瓦的情况下,近期下游电站开发商的积极性已经有所减退,且倍感焦虑。

“现在最大的瓶颈就是组件价格高企,这制约着我们项目推进的速度。去年和今年,我们计划的光伏增速还是比较高的。由于价格因素,去年制定的计划推迟到今年,现在半年过去了,组件价格仍居高不下,叠加(组件)出口增加因素(支撑),仍没有看到降价的趋势。”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投资发展部新能源项目处处长王海生直言。

余华堂表示,目前项目推进工作比较困难,主要原因还是设备造价特别是组件价格太高,在广州做项目已经无法承受了,1.8元/瓦以上的组件价格基本项目很难落地了。如果亏本去做就会面临未来审计考核问责的风险。收益不达标,冒着风险去做项目,这是不现实的。

记者了解到,除了组件价格高企,电站开发商还要承担着来自项目投资之外的“额外”配套产业建设、土地收紧和租金上涨、电网接入配套建设、强配储能等成本压力。

尤其是近年来,不少开发商反映,一些地方将投资配套产业项目作为光伏项目开发建设的附加条件。对此,晶科能源、晶科科技董事长李仙德表示,现在资源换装备(电站指标换光伏制造投资)已经成为地方招商的一个策略,“我们呼吁电站指标资源竞争保持公平。另外,地方政府(特别是西部地区)在发展过程中需要通过电站指标来支持招商,我们也要支持西部产业发展。”

图片

警惕投资过热

当前,上游光伏原料涨价正在挑战下游终端市场收益率下行的承受力和接受度。

赵延慧表示,7月多晶硅价格跳涨,后续组件价格也在上调,整体大厂报价都在2元/瓦的水平了,目前成交的新订单还不太多,仍需观察终端接受度,产业链博弈成本加剧。“从趋势上来看,组件价格在三季度甚至在四季度,我们判断暂时不会明显下跌。”

一道新能源科技(衢州)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勇判断,光伏供应链实现平衡要到明年了,而且有可能到明年二季度以后才实现产业链整体趋于平衡。因此,各个环节的价格在短期内快速下降是不大可能的。

不过,新增产能的大幅扩产正加速推进光伏多晶硅价格回归理性。除老玩家纷纷扩产外,高利润已经吸引青海丽豪、润阳股份、宝丰集团、新疆晶诺、合盛硅业、包头弘元、信义玻璃等入场投资。

中国有色金属硅业分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吕锦标认为,到2022年底,多晶硅供应量合计90.9万吨,可匹配350GW光伏产量;到2023年,多晶硅供应量合计156万吨,可匹配600GW光伏产量。

吕锦标还表示,随着供应大幅增加和终端市场调整,2023年多晶硅将开启价格下行通道。同时,随着产能翻倍增长,2023年放量供应后,多晶硅过剩不可避免。

事实上,近一年来业内频频对多晶硅投资热发出预警。

亚洲硅业(青海)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体虎对光伏产业过度投资较为担忧。他表示,“尤其像多晶硅这样的局部环节,如果过度投资导致产业严重过剩,最终产生恶性竞争,将对行业再一次带来伤害。”

“行业的稳健发展肯定是需求平稳上升的拉动。短期内一些需求的暴增,在未来会引发产能过剩,然后过度竞争,到最后资本退出,这对整个行业伤害是非常大的。”李仙德认为,监管部门针对现在光伏市场供不应求的情况,可通过一些调整措施,缓和国内投资需求。

全国服务热线

全国服务热线全国服务热线

13215150267
  • 地址:东莞市松山湖中小企业园十一栋
  • 电话:13215150267
  • 邮箱:liusq@singfosolar.cn
  • 手机二维码
东莞市星火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备案号:粤ICP备14057282号 /  网站地图 / 百度统计  技术支持: 牛商股份